皮皮十

orz
头像@Ruca_鲁卡

这一对没人磕吗,觉得超萌啊啊啊
他们超级好嘻嘻。
写文的手蠢蠢欲动

【杰佣】戏精庄园之宿舍

短小x
幼儿园文笔
庄园的宿舍是由性别分的,而不是阵营。
奈布算是被自己阵营的兄弟们坑惨了,没想到他们早就跟杰克做了肮脏的PY交易。
一个寝室只能住六个人,是上下床。
他们阵营总共7个男生也就是说有一个要住到监管者阵营那边去。
杰克早早给克利切谈妥了条件。克利切悄悄的对抽签做了手脚,“前科”使克利切游刃有余的完成了。
奈布今天很郁闷,他一向运气是不错的这车真的翻的是措不及防。
奈布将自己的行李箱拖到了隔壁寝室门口,奈布伸手礼貌性的敲了敲门,“请问有人吗?”
咔嚓——
门轻轻豁开一个缝,“甜心?”虽然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杰克的语气里还是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。
“是的是我,杰克方便先让我进去吗?”
奈布又向里推了推门。
“当然。”杰克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杰克接过奈布的行李。
“杰克,你能告诉我。”奈布无奈扶额,“你们寝室为什么是两个上下床加一个双人床么?”
“这嘛...我睡普通的床腿伸不直呢。”杰克笑了笑。
“那我的床在哪呢?”奈布望着那张堆满东西的空床,虽然已经想到了结局,但还是问了问了。
“当然是你男友我一起睡啦~”杰克依然是那副表情,总是上扬着嘴角。
“那空床...”
“那上面都是joker的东西哦”杰克戏谑的看着奈布。
“好的,明白了。”这他妈就是命吧(:3_ヽ)_
(奈布生无可恋jpg.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杰克离我远一点!”奈布推了推杰克试图逃出杰克的怀抱。
“可是甜心你很暖和呢~”杰克将下巴放到奈布的肩膀上,贪婪的吸着少年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气。
奈布依然挣扎着,“嘿,甜心。我保证我不会做任何奇怪的事”杰克顿了顿“但是你再这么动下去”杰克又凑到奈布的耳边“我可保证不了会发生什么哦~”
奈布被杰克呼出的热气搔的耳朵一痒,一缩就缩到了杰克怀里。
奈布敢发誓他现在的脸一定红透了。
“晚..晚安。”
“晚安,甜心~”
joker表示明明是杰克把他的东西放到了空床上,而且自己真的什么都没有听见,真的。
呵,狗粮。

来说破事

今天园丁小姐姐推演出了
官方站cp和官方卖腐是官方的意愿
骂百合?真当GL没人?也不是所有人都吃BG,不是不吃BG,就是性取向有问题,就算性取向有问题,关你屁事。
(我看到有人说官方崩社工人设,请带脑子说话。官方崩人设??这个官方还是你来做吧。)
官方一条微博下面ky遍地。
杰园,朋友你拉郎cp为何这么高调?微博底下真的不多说了。
杰克现在的所有cp全是拉郎,杰园杰医算是彻底崩盘了,社园在剧情里社工因该是在稻草人里被烧掉了。
你爱吃没人阻止你,你在官博下面闹算什么。
有人吵着不圆回来退坑的,抱歉这真的威胁不到任何人。
ky不管少数多数都会营造出你圈没素质。

【杰佣】今天奈布的菊花又没保住

小小小小段子
最近奈布有个小口癖——讲究
艾玛拆椅子?讲究
玛尔塔带枪,还开了?讲究
艾米丽自摸?讲究
开电机?讲究
屠夫来了快跑?讲究
监管者杰克?讲究
隐身加速?讲究
出刀砍我?讲究
公主抱?讲究
抱我去vip?讲究
放我上椅子?讲究
vip脱裤子上我?讲究
嗯???(似乎感到一阵恶寒,菊花一紧)

【杰佣】戏精庄园之恋与监管者

有毒向
幼儿园文笔慎入

最近庄园里开始风靡⼀款恋爱经营游戏恋与监管者。
玩家将在游戏中扮演主角与监管者们甜蜜约会,想想就很刺激。
奈布开始表示是很不屑的,这种小女生的游戏他怎么会感兴趣。他奈布就是上椅子,去
vip,没人救也不可能玩的。
杰克真帅!
被⼀个游戏玩,玩弯了还行?!
“甘霖娘!”奈布怒摔手机。
“鸡掰!”玛尔塔接话到。
“哎,不可以这样讲哦,这个是脏话。”艾米丽在一旁和着台湾腔。
杰克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奈布总是见了他就跑,头都不回招呼都不打的那种。
难道是我上次公主抱他生气了。(挠头)
不行他得问清楚,不然未来媳妇就没了。
“三缺一奈布你上不上啊?”玛尔塔伸头问正在肝杰克约会副本的奈布。
“等等我马上98件好人好事了。”奈布头也不抬。
“走了你!”玛尔塔直接把奈布拉入了游戏。
奈布依然念念不忘自己那还没做完的⼀百件好人好事,可以是有⼀百好感度可以拿的呢!
奈布想着想着就完全没有注意到⼼跳越来越快。
“♬~~”杰克已经哼着小曲来到了奈布旁边。
“小佣....”杰克正伸手抓住奈布的披风,话还没说完奈布便跑了没影,“兵。”杰克看着手中披风的碎片陷入了沉思。
奈布气喘吁吁的跑到墙角,他现在看到杰克就回想起游戏里那个⼈腹黑绅士,觉得少女心瞬间膨胀。有点好奇杰克的脸是什么样子了...
“砰砰砰——”心跳又开始剧烈跳动。
奈布悄悄躲近柜子,杰克走到柜子前面沉思着。
杰克从缝隙观望着里,正好与里面的奈布对上了眼。
确认过眼神,是我喜欢的人。
两人不约而同的老脸⼀红。
杰克将奈布带出柜子,横打抱在怀里。
“躲我?”杰克看着怀中的奈布,面具遮住了脸,奈布看不见杰克的表情。
奈布不语,游戏壮人胆,奈布忍不住把手伸向杰克的面具,见杰克并没有反抗默默的掀开速度的瞟了⼀眼。
woc,woc,woc
监管者颜值都这么逆天嘛?!
奈布用双手捂住了脸,脸红到了耳根。
“看了我面具下面的脸,可就是我的⼈了。”杰克调笑到。
没想到奈布愣愣的点了点头。
嗯???到,到手了??
旋转跳跃闭着眼,大!鹏!展!翅!!!
咳咳,冷静。人设人设。
“这可是你说的哦,甜心~”杰克摘下面具蹭了蹭奈布的额头。后来奈布才知道监管者宿舍的所有人都见过杰克面具下的脸,自己是被“碰瓷”了。
好..好像碰的挺值的..奈布默默自己的鼻子想。

【杰佣】囚(一发完)

   ·私设有
   ·幼儿园文笔慎入
   
      “什么?!奈布你..唔.....!!”
  嘘!奈布捂住玛尔塔的嘴示意她小声一些。
“你..喜欢杰克?”玛尔塔轻声说。
就在十分钟前奈布向自己的红颜玛尔塔坦白了自己的暗恋对象。
  “不是,奈布啊,那杰克学长一看就知道是个花心的主啊!他可是学校中央空调般的存在...”玛尔塔很担心毕竟奈布这小子太单纯了。
   “学长海归,对女生也是保留了绅士风度的。”奈布头也没抬的吃着猪排饭。
  “拗不过你。”玛尔塔无奈的摇摇头。
  都说这世上没有一见钟情只有见色起意。
  奈布就算是对杰克见色起意了吧,毕竟那张精致的脸说是比女人还好看也不为过吧。
黑色的碎发盖没住了眉目,显得血色的双眸
异常耀眼。
  “奈布你真该看看你现在花痴的样子。”玛尔塔插起盘中切好的牛排,放进嘴中。“我发誓艾米丽看到他心中的奈布男神竟然是这样一定惊掉下巴。”
“哼。”奈布轻哼不说话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那天奈布在做兼职,他在一家便利店做收银员。等他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左右了。
   天幕早已暗下,路上只有熙熙攘攘的几个人,走着走着还飘洒起了雨,房屋的白墙被淋湿开始泛灰,奈布带上红色的兜帽,奔跑在雨夜里,稀泥沾上了黑色的皮靴。
  “啊——!!”漆黑的小巷,浓墨一样的天上,一丝星光都不曾出现,巷口刮起了凉风,在这夜色中显得无比凄凉。
  这是....女人的尖叫?
  行吧,奈布承认这的确很吓人。可人吧,总有些害死人的好奇心。
   奈布慢慢的向前探去,里面隐隐透出一股血腥味,随着风吹来又散了去,巷子内不是很宽,最多能容纳两个人人并排走一走。他从兜里拿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筒。
   眼前的一幕直接把奈布手机吓掉了,他面前横着一个女人。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女人的尸体,上半身的的衬衫已经没有什么完好的布料,这个女人已被开膛破肚,内脏放置在一边,鲜血流淌在地上。
   呕——
  奈布忍不住开始干呕起来,什么情况?!
杀人现场?奈布想起了最近新闻里报道的连环杀人,受害人的共同特点就是被开膛破肚。...
   “看来这位先生对我的杰作不太满意呢~”奈布身后传来一个悠然带着磁性的男声。
     这个声音!
    奈布来不及反应他觉得后颈一痛,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。
    奈布在迷迷糊糊之中,醒来。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他的眼睛还不太适应光线,昏黄的灯光刺痛了奈布的眼。
   这..是哪?
   他记得....小巷,尸体,学长....
   “学长!”奈布突然惊叫起身。
   他突如其来的起身牵动了套在他脖子连在床头的锁链,“咳咳..咳.....”
   “你醒了?”杰克就坐在床前,他放下手里的书本,望着满脸惊恐的奈布。
   “学长...你...”奈布欲言又止,他不动声色的开始望着天花板发呆,说实话他不太愿意相信。
   “那女人是我杀的,你也是我关起来的。”还有什么想问的?杰克的声音低沉而又平静,听得出杰克内心的波澜不惊。“没问题了,就吃饭。”杰克把粥放到了奈布身旁的床头柜。
    奈布更慌了,他可从来想过学长会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。
  “难道要我喂你么?”杰克不悦的看着仍然在发呆的奈布。“不..不用...”奈布端起床头柜上的粥,他舀起一勺粥正准备送入嘴中的时候他又犹豫了。
   杰克似乎是看透了他的由于,叹了口气“没毒。”
   被看透心思的奈布,不由的小红了一下脸。毕竟旁边还是暗恋已久的学长啊!
  奈布走神中将粥一勺接一勺的送进嘴里。“唔...咳咳..”
  “我说你到底是多爱走神啊。”  杰克拿出毛巾帮奈布擦了擦嘴。
   “我睡了多久...”奈布望向杰克,他天蓝色的眼眸,透露出的是说不出的情绪。
   “一天而已。”杰克收拾着屋子头也不抬的回答。
   “你会放我走吗?”
   “不会。”
   “为...."奈布想问为什么,想了想这个问题未免太白痴了,作为目击者怎么可能回放自己走,没有被灭口也算是幸运的吧。
   “因为你很有趣。”杰克终于太起头,对奈布笑了笑,杰克的笑的时候会眯起他那双好看的眼睛,总给人一些危险感,有种笑面虎的感觉。
奈布自觉的不再说什么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这是奈布待在这里的不知道多少天了,玛尔塔可能已经找他找疯了吧。
  他脖子上的链子已经被卸下来了后, 奈布尝试过逃跑,结果就是被杰克抓回来在床上狠狠的蹂蹑了一番。
     那天他趁着杰克回校的时间,拿到钥匙跑了出去,好死不死撞上了回来的杰克。杰克的脸不能再黑,手攥着他的手腕攥的生疼。
   “你为什么要逃跑呢,奈布。”杰克的眼中透出阴狠,“是我招待不周吗?”
   那天杰克像是疯了一般,奈布没见过这样的杰克抛下了礼仪,告诉奈布他有多爱他。
  之后奈布再也没有出逃过,他在第一次出逃是就意识到他对杰克的爱一点都不比杰克对他的少。
      确认关系之后的之后就是杰克带他回了英国,开膛手“杰克”与奈布·萨贝达从此销声匿迹。 奈布联系过玛尔塔告诉她,自己现在很好,玛尔塔一直是个很坚强的女孩,那是他第一次听到玛尔塔哭。
   杰克从奈布身后环住奈布略显娇小的身体,收紧双手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   “甜心,你后悔么?”杰克将下巴搁置在奈布肩头,轻轻在奈布耳边呼吸。
 
    “从遇见你开始的每一个决定,我都不曾后悔。”
  

【杰佣】香槟与玫瑰ABO(下)

  奈布试图站起身来逃跑,腿一软又跪在了地上。
“看来你还不太了解你现在的处境呢,甜心~”杰克横打抱起奈布,放到了狂欢之椅上。
  奈布无力反抗只能随了杰克去,“我对你很感兴趣甜心”杰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,“这里好像又跳动起来了。”
  杰克并没有说谎,他先开始的确只是对奈布的信息素很好奇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奇逐渐转化为了想要占有他,这几百年他感受又一次感受到了心脏的悸动。
  杰克用手拉开奈布的兜帽,扶住他的后脑勺顺势就吻了下去,奈布还很青涩根本招架不住杰克,慢慢他觉得身体更热了,呼吸开始变得困难,不可描述的地方开始分泌出不明液体。
  杰克见奈布喘不过气放过了他,奈布趴在杰克的肩头轻喘,热气吹过杰克的耳根。
  “你这样撩拨我,绅士也可是忍不住的。”杰克抚上了奈布纤细的腰肢,“不怕我就在这里吃掉你吗?”杰克蹭在奈布的耳边说到。
  “别....”奈布推了推杰克的肩。
  “噗,你这是在撒娇吗?”杰克轻笑,“不过得先标记一下呢。”
  “嗯。”奈布这声小的跟蚊子似的,可杰克还是听到了,不得不说他觉得很开心。
  “算是同意,当杰克夫人了?”杰克忍不住调戏埋在他肩头已经羞红脸的奈布。
  这次奈布重锤了一下杰克,杰克吃痛揉揉肩,“好了好了,不闹了。”
   杰克解开面具,奈布看到了一张能迷死万千少女的脸,杰克的眼睛很好看是红色的,像血琥珀一般,黑色的碎发散落在额前。
   “看呆了?”杰克撩起奈布后颈的碎发,咬在了奈布的腺体上,尖牙刺破腺体完成了标记。
   “剩下的....回家做。”奈布偏过头。
   “甜心你说什么是什么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 三天之后,佣兵奈布再一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,没有人知道那一天发生了什么,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奈布从BETA变成了OMEGA。人们只知道他身上不仅有玫瑰的清香,还有香槟的浓郁,还有就是离得太近会被某位绅士捶爆狗头。

可能有人觉得发情期的奈布太淡定了,
毕竟是军人自制力还是有的。
失踪的车随缘补啦~

【杰佣】香槟与玫瑰ABO(中)

    香槟A杰克x玫瑰O奈布
   奈布回头看了看,没有追上来吗?
刚刚的距离太危险了,要是受伤就麻烦了。
   密码机刚刚破开一台。
   “叮叮——”不好艾玛拆椅子被震慑了!
    杰克本是寻着奈布的脚印开始找人的,没想到旅途中遇到了一个正在拆椅子的少女,厂长的女儿么?给他送回去好了。
      艾玛并没有理会越来越快的心跳,毕竟平时奈布溜的时候也会这样,还是快点拆点椅子吧。
     杰克渐渐走进,背袭了艾玛一爪,艾玛正处于交互状态,直接就被恐惧震慑了。
     屠夫竟然直接来抓了自己?
     “奈布呢!”艾玛质问的杰克。
      原来叫奈布么?
     “你不需要知道那么多,艾玛小姐。”
     杰克说着杰克把艾玛带到了狂欢之椅,绑了上去。杰克站在一旁默默等待,他坚信这那枝可爱的玫瑰会来救她的。
      果然奈布出现在的墙角,他四处张望并没有看见屠夫,他迅速的按动墙角冲到狂欢之椅前面救下了艾玛。
       这时杰克走近又给了奈布一爪,奈布吃痛的想带着艾玛跑掉。新伤牵动了旧疾,奈布脸上出了一层层的薄汗。
      “你们一起跑不掉的,你明白的奈布。”杰克在他们身后悠悠的说到,他并不着急把他送回庄园,毕竟他散发出的味道很有趣不是吗。
      “我可以跟你做一个划算的交易,艾玛小姐走”杰克顿了顿声“而你留下。”
      艾玛扯了扯奈布的披风向他摇摇头示意奈布不要。奈布松开了艾玛的手,看向杰克
        “成交。”
       杰克哼着四小天鹅把奈布带到了vip室,“你知道吗,你身上有一股有趣的味道。”杰克突然凑近吓的奈布连连后退,“哈哈,别紧张奈布我不会怎么样的。”
    “简单的说我对信息素有识别障碍,我闻不到任何OMEGA的信息素,但是奈布你好像和他们不一样。”杰克的表情愈发兴奋“我闻到了你的信息素,就像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丛散发出的香味。”
      “我?可我是BETA。”奈布迷惑的看着杰克,“庄园里也有其他的ALPHA可他们也没有闻到过我的信息素。”
     “那是因为你和他们的匹配度不够高。”杰克笑说到,杰克慢慢的释放起自己的信息素,整个vip室开始弥漫着香槟酒的味道。
     奈布开始觉得身体有些燥热,随着就是呼吸开始急促,他半蹲在地上捂着胸口“你...干了什么,唔....”
    “我只是释放了我的信息素,你到发情期了奈布。”杰克伏在奈布耳边说到。
         

【杰佣】香槟与玫瑰ABO(上)

香槟A杰克x玫瑰O奈布
    杰克对信息素有识别障碍,作为一个强大的ALPHA他却闻不到任何OMEGA的信息素。
这让杰克很苦恼,他已经被joker嘲笑了整整一个月了。
     奈布是个BETA,虽然在检测出来之前他坚信自己是个ALPHA,不过至少也强过OMEGA,如果注定要雌伏于别人身下那也太悲哀了。
      庄园再次开放也代表着游戏也将继续。
       红教堂——
貌似是新图呢,奈布这样想着,要赶紧找到屠夫溜开才行。
      奈布便开始四处奔跑寻找着屠夫的身影。
         跑着跑着奈布突然撞上了一面空气墙,嗯???
      怎么回事.....突然这堵空气墙慢慢开始现形。
        遭了,是屠夫!
         奈布以惊人的反应力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。是新屠夫?
          趁着屠夫没有反应,奈布之间摁墙加速冲刺跑掉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个猎物,很有意思呢~”
杰克喃喃自语着,不由的兴奋起来,因为他从奈布的身上闻到了OMEGA的信息素,是他最爱的玫瑰。
         奈布气喘吁吁的靠在墙边。怎么回事,感觉..好热......刚刚那是酒的味道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是一篇没有肉的ABO
(上 中 下)应该都不会太长